電影派Mr / 待分類 / 怪了,都結局了怎麼還沒人來吹

分享

   

【香港客戶和集運的問題】怪了,都結局了怎麼還沒人來吹

2020-11-22  電影派Mr
關 注 電 影 派,和 片 荒 説 拜 拜

電影派
Vol.2622

捉迷藏,都玩過吧。

其他人藏好不被發現,一個人當“鬼”來找。

但玩不好,就可能變成“鬼”被圍觀




走過一個地方,背後探出了兩三雙眼睛。




最壞的情況,就是這種了。

人沒找到,找到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比如頭頂懸着的十二具無頭屍,和十二個頭顱




更糟糕的情況是啥呢。

他們沒有入土為安,而是被祭祀救活




然後,“埋伏”在你們中間,過着平常的生活

這就是剛落幕一新劇開場,不到五分鐘,吊足胃口。

涉及民間禁忌傳説,略感靈異。

再結合時間點看,就有點恐怖了——

晚清民初,時代更替前夕。

嗯,這絕不是一平平無奇的推理劇——

《偵探語錄》(2020)



開場兩起案件,充分説明“偵探”譚伯頓(高至霆 飾)有多不挑活。

一起,轟動全國。

天津衞都統家中被刺殺,直接關係整個時局變動。

嫌疑對象,不僅是潛伏的敵方。

看似站在同一立場的天津商會會長(劉奕君 飾),也糾纏其中。




可能是敵方刺殺,也可能是為了利益的內訌。

一起,有點故弄玄虛的味道。

福元縣祭祀中有人墜塔而死,旁邊發現“死人”發來的“死亡預告”




全縣人瘋傳,鬼魂索命。

怎麼看,怎麼像一個《走近科學》續集。

兩件事放一起看,又有點微妙。

分別發生於上層和民間,一個精密佈局,一個略感荒謬。

沒錯,特殊背景下,新派警察譚伯頓充當的,不僅是“偵探”,還是“老師”。

講的,是如何“啓迪民智”的故事。

案件,一個比一個離奇。

竇管家墜塔而死,竇氏兄弟前來弔唁,途中雙雙以刀劃右胸的詭異動作“自殺”




地方巨賈宋家,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祭祀中管家墜塔後,先是大少夫人暴斃於街頭,後面,大少被斷頭拋屍,宋家大老爺在自家喜宴上中毒身亡




涉及密室殺人,連環兇殺,還有一再出現的神祕人

小人物,有以賣桂花糕為生的瞎眼婆婆

來歷不明的,有能“復活”死亡生物的柳婆婆。

“死人”馮萬江(金士傑 飾),也一再被提及。

既是主導了十二人招魂事件的法師,也是“守墓人”、受他人誣陷因此被滿門抄斬的馮家後人。




還是兼職書法大師。

熱衷在每一個案發現場“作詩題字”




還有細思極恐的作案心理

誰能想到,“死者”陳新花,不是被運出去,而是自己走出去的

很有可能,還是“死者”與“兇手”聯手佈下的騙局

陳用敲鑼和鞭炮聲擾亂“打更聲”順序,混淆前後門管家時間觀,造成後半夜進府後未出門假象。

加大了破案難度。




誰能想到,市儈的客棧老闆,是深藏不露的兇手。

頭腦簡單,都是裝出來的。

能製作出兩相同案發現場,刻意混亂當事人心理,加重“神鬼作亂”的氛圍。

相當有心機。




因此,探案,不僅要有縝密思維和邏輯。

更需要偵探譚伯頓,有“兩副面孔”,能懷疑一切人性

當譚伯頓因為弟弟“自殺”的靈異現象百思不得其解時,邪惡人格“譚二”,出現了。




他的設想很驚人,哥哥殺人

從而引發對案發現場的懷疑。

破獲宋家連環案同樣,並列起宋家大少爺與老爺死亡,以宋全家“假死”詐出真兇現身。

效率快於譚伯頓。

更玄妙的是,追劇黨那裏,“譚二”的人氣,也要高於譚伯頓本尊。

譚二常説的一句話,能解釋原因——

敢直面邪惡,才知道什麼叫真的善良。




反轉、高能,是國產懸疑劇最常提的關鍵詞。

而《偵探語錄》的反轉設計,依託於對人性的準確洞察。

乍看,不寒而慄,而後,卻惹人細思。

宋家僕人炳文聯手柳婆婆侵吞宋家家產的真相曝光。

兩人入獄,不久雙雙暴斃。

譚伯頓宋承民因有通敵嫌疑,被上層送押天津衞。

似乎真相大白,塵埃落定。

刻有“福源縣”的石碑,卻推翻了一切。




“福源縣”,確是“福元縣”最開始的名字。

因為上頭題字出錯,也一直將錯就錯了,只有縣裏的舊人才知道




“源”字內是“日”不是“白”的書寫方式,更是馮萬江書法特有標誌




暴露了馮萬江還活着,大BOSS還逍遙法外的事實。

被擦拭嶄新的石碑,也像他作為“守墓人”的信念載體。





不止案件勘破後的快感,還有唏噓感慨。

類似關聯起個人命運與時代背景的暗喻,不少。

宋家大少夫人橫死街頭一案,有一反覆出現的意象,“捆綁”




死因是頭部被重物襲擊,是兇手製造了上吊自殺假象。

繩結方式,成為關鍵線索。

嫌疑人,鎖定其情夫黃郎中

兇器、證據、動機確鑿。

偏偏,繫繩方式不一致。

卻在其孕妻那裏,發現了與案發現場同樣的結釦




原來,黃郎中制鴉片謀生存,打包的“福壽膏”被大少夫人發現。

她以此要挾,要不當她情夫,要不,報官毀了他一家。

他妥協了。

最後換來的,不過是另一種方式的家破人亡。

每個人頭上都懸着一根繩,稍有不慎,就被綁緊勒住,直至無法呼吸。

譚伯頓一行人離開天津衞趕往福元縣一路,儼然就是一代人如何消逝的完整演示

先是“民”

兩兄弟靈異“自殺”案,是因財所致

商人為利鋌而走險,更底層的百姓,連性命都難保。

宋家連環謀殺案,則像極了企業衰敗引發的蝴蝶效應。




宋承豐家暴、貪賭、愛嫖,宋承順抽鴉片。

宋老爺垂垂老矣,走路都要人攙扶。

“宋氏企業”看似家大業大,其實後繼無人,岌岌可危。

染缸無頭屍一幕,已經是明喻了。




宋家,就像這個染缸。

表面上,權傾一方,家財萬貫,外人看來色澤華麗。

其實,危機湧動,腐爛至極。

連主事大少爺,都身首異處。

最後,是“官”

譚伯頓認定祭祀復活是騙術,要徹查。

福元縣百姓集體抵制

地方官慌了,急勸譚伯頓停手。




亂世之下,豈有完卵。

不論平頭百姓,權勢人家,還是當朝主事人,都被困着,發不出力氣。

既是富二代,又是為新世界奔走一員的宋承民説過一席話。

“悲劇的根源,不是施暴者的暴虐,而是麻木的人心”。

民智未開,僵局就無法打破。





是題眼。

貫穿全片的祭祀、神鬼之説,是遺留物,也是有心人藉以操控民心的方式。

對它的揭穿,就是一種破舊立新。

看出來沒。

開場兩大案,看似毫不相干,其實深刻勾連。

《偵探語錄》重點在“探”,更在“語”。

借影像發聲。

不止於滿足感官刺激和獵奇心理,也表達着對所有默默改變世界的人的感激。

所以,我們看到了這樣一羣既普通又傳奇的人

春婷,鴻鵠樓戲班當家花旦。





風情萬種,也以這萬種風情遊走於士官與富家公子之間。

表面賣唱,實則旁聽六路。

為調查父親死亡真相蟄伏多年。

黃郎中,製造鴉片賺富人錢財,違背了醫德。

私下,又再用富人錢接濟看不起病的窮人。




正如開場和收官回的鏡頭對比

一個是氣氛反轉的捉迷藏

學童尋找同伴,卻驚現無頭男屍。

邊陲小鎮福元縣的平靜生活,就此被刺破。

一個是黑布遮住的鏡子

隱藏着譚伯頓邪惡人格“譚二”。




揭開鏡子,就是打開潘多拉魔盒,再次直面風暴。

是每個像譚伯頓這樣一邊掙扎着,一邊想要改變世界的年輕人該走的路。

同樣,也是當下國產劇必經的。

過去一年,我們被消費的情緒,太多太多,這樣精彩又不張揚,能安靜觸發思考的好故事,真的太少。

戲內,借偵探之眼撥開過往疑雲。

戲外,探索推理懸疑類型劇更多的可能性。

是一次鄭重的“探路”。

野心勃勃,又用心滿滿,讓派爺相信,國產懸疑劇,將越來越值得期待。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